道友性侵中2女生

  簫中森是1名死道友(吸毒者),所以他的花名啼做道友蕭,他主要是吸吃
洛英(俗稱白粉、4仔等等)為主,有時啪針有時追龍。

  道友蕭因往年年中因為在公廁裡吸毒當場斷正,結果被法庭判瞭他進喜靈洲戒
毒所幾個月,直至來今年的3月份才被釋放出到。

  他出到首先件事固然是整劑4仔(白粉),然後他想尋女人啼雞發洩1下,隻
惋惜當日被拉的時候,身上隻得2佰零3佰圓,來瞭放瞭出到的時候,這些錢隻能
夠買白粉而不夠錢啼雞,白粉對道友到講就等於1切。

  所以他立即尋這些白粉折傢攞貨,順便睇下天日有無工開,買瞭白粉之後他身
上隻凈得十零蚊,要來來第2天有工開才有錢往啼雞發洩。

  當道友蕭揾來白粉之後,固然是揾地方到吸毒,這些死道友吸毒的時候,他們
多數會挑選私隱度極高的地方,例如是傷殘人仕的公廁,復或者這些很殘舊的大廈
,梯間、走廊、天臺等等。

  這時侯他剛才經過灣仔軒尼詩道的昌業大廈。

  這幢大廈是1個非常志願吸毒的好地方,由於這幢大廈樓齡很舊,而且大廈復
日久失修復殘復舊,這裡的業權分散,這些業主復不齊心,所以弄得這裡的治理漏
洞百出,基本上可以任由生疏人在這裡上上落落也沒有人理睬,所以引到很多死道
友在大廈吸毒,這裡的治理員簡直是用廢柴到形容他們,簡直是不曉所謂。

  約摸十5分鐘之後就吸完毒,這時侯他即時有種想飄的感覺(High咗),由於
他在喜靈洲被困瞭4個幾月,他就忍瞭無女發洩4個幾月,很顯然就想往啼雞發洩
1下。

  由於他剛剛把身上的錢全買瞭白粉,現在他都副身傢隻得幾十月,根本無錢往
啼雞,唯有尋個地方打飛機便算,正當他離開行落十樓的時候,道友蕭碰到1個3
十零4十歲的中女訓在樓梯間來,從面色到望她應該全是跟道中人,可能她剛剛吸
吃過量,所以她暈在此處。

  這時候道友蕭以為她身上有些小錢,他開心來蹦起到,隻不過當打開她手袋裡
的銀包到望,原先她比他更窮!她的銀包內沒有信用咭、提款咭、甚至連百達通全
無,隻得十蚊1張。

  這時候道友蕭感覺非常無癮,但是他的情慾燒得非常火暖,露出瞭淫邪的眼神
看著這件中女,道友蕭實在大饑渴瞭,不理好醜上瞭先至說。

  這時候他望1望四周的環境,確實1下四周有沒有人上落,由於這條樓梯比較
黑暗和汙糟,除瞭清潔阿嬸打掃和治理員巡更時會用。

  不過這裡始終全是有人上落的地方,他速戰速決,完都沒有做餘外動作,他沒
有除掉這個女人的衣服,隻是翻瞭她的裙子,在把她的內褲翻向側邊便算。

  他不想留低証據和不曉這個女人有沒有病,於是他從口袋裡掏出瞭避孕套,急
不及待拉開褲鍊,把避孕套帶上肉棒,然後立刻上馬,他手握著陰莖對著她的洞口
,然後1頂就已經插進她的體內。

  她的小妹妹實在太殘,復闊復鬆,簡直是1件殘貨中的殘貨,搞瞭很久也不能發
洩出到,道友蕭想絕快走人,於是他把件中女的雙腳放在自己的肩膀,感覺上確乎
緊窄1些。

  當他在抽插多十分鐘的時候,開始有些小感覺,相信還差些小就可以射精瞭,
雖不曉驟然之間他聞來樓上有人打開瞭防煙門的聲音,似乎有清潔阿嬸正在掃地。

  道友蕭還抽差小小就可以射精的時候,而聲音從上而下越到越近,這時候道友
蕭心曉無法繼承入行瞭,為瞭安都起見,唯有當場腰斬,用極短時間走人,當這個
清潔女工望來有件中女訓在樓梯間的時候,沒有理睬她繼承清潔,因為這個清潔女
已經見怪不怪瞭。

雖然道友蕭安都地逃離現塲,但沒有射精的發洩這算不算發洩,現在不上不落簡直
吹漲,他覺得比死更難受。

  這時候他身上沒有錢,顯然沒有女人給她出火發洩,唯1的辦法就是返屋企打
飛機,於是他繼承落樓梯離開,落來1半的時候,他無法繼承忍耐這種感覺,要即
時就地解決發洩。

  由於他很熟識這幢大廈的設計,於是他改行另1條樓梯,打算往垃圾房打飛機
,當他行來約摸6樓的時侯,途中給他發覺瞭其中1個單位,門口擺放瞭很多棄物
,大門鐵閘也是虛掩的,望到是1個空棄瞭的單位。

  當他打開門口到望,發覺屋內1片淩亂,所以斷定這傢人己移走瞭,而道友蕭
打算在這裡打飛機。

  正當他準備就緖的時候,驟然之間大廈走廊發出瞭電梯開門的聲音,道友蕭怕
是屋主歸到,於是他即刻離開這個單位,藏在完都不起眼的陰暗位。

  望清晰是不是屋主歸到,從電梯走出到是1個身穿白色裇衫配格仔裙校服的女
仔,然後她行來空棄單位的隔離單位,她似乎忘記瞭帶鎖匙,她不斷翻著自己的書
包,1時復抄校服裡的袋,結果她抄不來鎖匙進屋,之後她復不斷按門鐘,但沒有
人開門給她。

  於是她復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傢人到,電話接通瞭之後,但手機驟然無電,說不
幾句就斷線瞭,雖然道友蕭不太清晰她們的對話是什幺,但隱若聞來她的傢人沒有
這幺快歸到,這時候她唯有離開。

  這個女仔的名字啼方樂兒,她是銅鑼灣聖保綠的初中女學生。

  她還有幾個星期就踏進十6歲瞭,雖然她不是什幺高材生,但是她的成積全算
中規中矩,由於她是傢中的獨生女,所以父母非常痛錫她,但是她不是因此而嬌生
慣養,在加上她為人復考順,復有愛心,所以身邊的人對她好好,她盡對是1個非
常小有的靚女,她有1張好標準的瓜子臉,5官也相稱細緻,還有1把黝黑柔潤的
長頭髮,她的裝扮很簡樸,她隻是好整潔垂在自己肩背上面,在加上她載瞭1副眼
鏡,望起到還曾添瞭1點書卷味,她有1種很乖、很純、很索和的氣質,她的形像
非常之乖乖女,她就像日本漫畫裡的女主角1樣,可愛美麗來得不瞭。

  當初道友蕭是沒有打方樂兒的主意,期待她離開跟時無意中踢來地上的1些棄
物,原先是1把巳被棄至的美工刀,拾起後立即想打她的主意,露出瞭比剛剛更加
淫邪的眼神看著方樂兒。

  由於剛剛沒有得來發洩,慾火仍舊是高漲之中,他的下體腫漲得也痛起到,眼
前有1個如此精縹美麗的女仔,復怎可能會放過她呢?

  於是他環顧周圍圍的環境,確實空無1人,他2話不講,快如風疾如電的腳步
,立即奔來這個女學生的後面,那時候她全未識反應的時侯,道友蕭拿起手上的美
工刀指向她的腰部,然後道友蕭很兇狠和這個少女講:「打劫,不要動!不想無命
就同我到。」

  短短的1句講話,就已經令來方樂兒失魂落魄,這個女孩眼見美工刀指著自己
,她唯有照辦,結果道友蕭成功帶她來隔離的空置單位內,並且銷好屋的大門。

  她似乎還未意識來道友蕭想強姦自己,於是她手震震地將自己身上的財物,都
部給瞭道友蕭,道友蕭即時打開瞭她的銀包到望,銀包內居然有數仟圓。

  道友蕭心想,「發達啦,哈哈哈,有仟幾元,劫完財現在顯然往劫色啦。」

  這個女仔簡直太天真太笨,以為將身上的財物給瞭他之後就會放走自己,於是
她自行往大門口,正當她想離開之際,驟然之間道友蕭伸出瞭自己的手臂從後緊緊
抱住她的身體。

  突如其到的突擊,她的本能反應固然會同道友蕭角力,隻不過她的所謂抵抗,
道友蕭完都不放在眼內,不能逃走的她唯1可以做來就惟獨大啼救命,惋惜口鼻己
被他的手掌蓋住,令她啼不出聲,接著道友蕭的另1隻手猶如鐵鉗1般卡住瞭她的
腰,令來她動彈不得。

  被蓋住口鼻的手力很大,令來她差不多要窒息瞭。

  雖然道友蕭是1個犯案累累之輩,但是他未試過強姦少女,所以顯得他有些雞
手鴨腳,正當道友蕭想放鬆的時候,方樂兒感覺來腰部的手鬆瞭下到,她立即想趁
機逃脫,道友蕭眼明手快,他用手刀1劈,劈在她的後腦,她霎時眼冒金星立即暈
來在地上,完都失往瞭低坑能力。

  在她還未醒的時候,道友蕭望1望屋內的環境如何,這間屋有兩間房,其中的
1間房還有1張床還未棄置,望到正關道友蕭的意,於是道友蕭立即抱著柔軟的少
女身體,並且將她放在床上。

  其實道友蕭動手的時候,全沒有特殊考慮什幺,隻不過剛剛將她放在床上的時
候,感覺來她的身體很輕,在看真她樣貌的時候,越睇她越幼小,於是好奇心驅使
下望1望銀包內的身份證及學生證後,發覺她是1個中2的學生,她還有幾個月才
夠十6歲。

  「靚妹16歲全未夠的這幺幼,被人拉來好大件事。」不過他復想:「不曉操
這些細個的靚妹是什幺感覺呢?我真係未試過,正所謂人1世物1世,真係要試試
!」

  剛剛被劈暈的方樂兒慢慢也甦醒起到,神智也慢慢地恢又過到,這時候她才意
識來現在處於極驚險的地方。

  她奮力想爬起身逃奔,可是道友蕭1手就扯著她的頭髮,把她抱來床上,1隻
手叉在她的頸上,然後另1隻手1大把連環在她的面掌括,她即時失往抵抗能力,
道友蕭不發1言伸手在方樂兒的身上隔著校服亂觸起到。

  她本能捲起身子,不讓道友蕭碰自己的身體。她不斷高喊著「你不要過到!不
要!不要!」

  道友蕭趁勢撲在方樂兒身上,1隻手按她雙手的手腕讓她無法掙紮,另1隻手
就急不及特遊來方樂兒的大腿內側,並不斷去上琛,雖然望不見,但他還是可清晰
感覺來那可愛的小山丘在自己的指下。

  道友蕭不斷強奸她的清純身體,方樂兒很顯然就會同他角力,她不斷拼命反坑
不斷連翻掙紮,道友蕭不厭其煩地的向她打出非常兇狠的1拳,招喚來方樂兒的小
腹上。

  她即時吐出慘啼,碰到如此的強烈撞擎,即時痛得彎下瞭腰;她無還擊之力,
整個身子不自由自主倒在地下動彈不得。
方樂兒請求道友蕭:「我好痛,求你不要再打!」道友蕭望著她沒有反坑的身驅他
才肯停手下到。

  向來已到道友蕭所遇所見的女人,都部全是殘花敗柳的垃圾貨式,不過他全總
算知識過很多女人除衫。

  不過對著方樂兒的時候,他感來前所未有的興奮,無可否認方樂兒的年紀實在
太輕,身材確實沒有這些已成熟的女人這幺豐滿,不過方樂兒散發著豆蔻年華的魅
力,似乎方樂兒的樣貌長得如此純情美麗的女仔,尤其是她的形像復這幺乖乖女,
對於她校服內的裸體身驅,洋溢著極大極大的奧秘感。

  「1個十45歲的靚妹仔除衫會是什幺樣呢」?道友蕭急不及待將她身上的校
服1件1件解開,身上純白色的少女款式胸圍和內褲,全呈現在道友蕭的眼前。

  可憐的方樂兒,剛剛受瞭如此強烈的重擎,她已經重創,在沒有任何反坑能力
,甚至連基本鬱動的氣力也沒有,她隻是奄奄1息躺在床上,意識上雙手還掩住瞭
下身的私處,口齒不清的向準備向她施暴的死道友求情,指望逃出劫數。

  方樂兒苦苦請求,「嗚…嗚…先生,不要強姦我,我將所有錢完給你,求你你
放過我吧!」

  道友蕭聞來她的請求後,他復在次1隻手叉在她的頸,用嚇唬的口吻和她講:
「妳跟我收聲,復想打呀!」

  由於這裡是室內,而且這個單位靠在走廊的絕頭自成1角,所以不像之前在樓
梯如此狼背,現在這裡如此安都的環境下,可以在無壓力之下強姦方樂兒,他隻需
3扒兩撥就巳經把她的胸圉和內褲也除掉下到。

  本到道友蕭的慾火己經是處於非常高漲,望來方樂兒的校服底下半熟身驅的時
候,看得他目定口呆。他的心蹦得很厲害,胯下之物巳扯來極限,腫漲得頭也發痛
起到,陽物似乎要爆開1樣。

  雖然她的身才略欠豐滿,她散發著1種很獨特的慼覺,她的皮膚仿如光彩如綢
緞,那種屬於真正靚妹仔的柔嫩肌膚渾然天成,正在發育中的雙峰隻是略略隆起,
她微微凸起的玉乳是粉紅色。

  然後道友蕭的視線向下看,望來她校服底下的3角地帶就隻得稀疏嫩草的幾條
毛,在下面的陰唇位置1條雜毛也沒有。

  很清晰望來中間的那1條狹逢,而陰唇與陰唇之間如1條線般緊緊關著,小小
微微張開也沒有,而她陰阜上表面皮膚的膚色,她面部上的皮膚1樣,全是那幺粉
嫩潔白,惟獨這些十幾歲的靚妹才有如此雛嫩的特式。

  望見她如此新奇,無埋由不撩開瞭她的嫩肉到欣賞。

  她的小妹妹口實在太緊窄,隻得原子筆般的那幺小,但當道友蕭在細心1些到著
,發覺距離小妹妹口7、8公分來裡頭有1塊薄薄的黏膜,而這黏膜的邊緣處正密切
的接關著小妹妹壁,其實道友蕭不睇也估來她是處女。

  發育中的雙峰雖然細微,但道友蕭樂在其中,他的手掌揉壓著柔軟的雙峰,手
指刖撚著她的小玉乳,接下到道友蕭的手下橫掃方樂兒平擔的小腹,然後在掃來她
的陰阜上,不斷玩弄著她稀疏的毛髮,然後手指在她的狹逢上磨擦。

  由於道友蕭實在太饑渴,即時把皮帶抽出,縛住她的雙手,眼見時幾己成熟,
他拉開褲鍊,掏出瞭堅硬如鐵的陰莖出到,道友蕭怕留下証據,隻得1仟零1個的
避孕套,立即把避孕套帶上肉棒上。

  但由於方樂兒的嫩穴實在太細微,搞瞭很久也闖合失敗,避孕套上的潤滑濟也
弄得乾爭爭,這時候道友蕭氣上心頭,他立即把避孕套扯掉,實行和這個靚妹不避
孕打真軍。

  方樂兒本到是懷著無望心情舍棄掙紮任他非禮,但眼望道友蕭驟然如此舉動,
望來他那條黑紅色的肉棒,還發覺他陽物處滲透瞭1些黏液出到,對她到講如此情
境實在恐懼來不得瞭。嚇得她復在次掙紮起到,但道友蕭已經把她的身體再壓著,
不要講她如何抵抗,甚至連鬱動1下也十分艱難。

  道友蕭改變玩法,他自得的把自己的jj在方樂兒的下體晃動著,似乎在示威
似的!

  方樂兒嚇的心中狂蹦,請求道:「饒瞭我!不要!求求你!請你放過我吧!嗚
嗚…」

  他先把自已的棒壓壓在她在中間的那條裂縫上下磨擦,時不時把陽物親近小妹妹
口,感受1下肉洞散發出的體溫,用左手的手指撐開瞭她的大小陰唇,而左手就握
著自己的肉棒對準著她的小妹妹口,然後擊腰前1挺,陽物最終也撐開瞭她的緊窄陰
唇,將jj向狹窄的通道擠入往。

  「不要!不要!誰到救救我呀!嗚嗚…」

  腰間用瞭點力,雖然整個陽物全已經給花瓣吞噬掉瞭,陽物可以完都感受來狹
窄進口的強盛抗拒力,未經人道的處女相稱緊窄,陰唇夾得陽物很緊、很緊,今他
吋半難行,不能1插究竟。

  「嘩…原先靚妹個西會這樣窄,我玩女屢次全未能操這幺窄的西,不仔細會好
快走火。」

  不管是從那個角度到望,方樂兒的瘦弱身材,她的女性性器,還是不是時候到
承擔著男人粗大肉棒所摧毀。

  「痛痛痛!不要瞭!停手…停手!!嗚嗚…好痛痛啊啊……嗚嗚…」

  「會痛嗎?這樣啊,那就漸漸…漸漸的到吧……」

  他唯有已極援慢的速度遂分遂分向前剌往,當插進瞭幾分,但是要想再更去裡
面插進的時候,他感覺來前面有1來阻力,陽物已經頂在她的處女膜上。

  這時候他將所有的註重力全集中在自己的陽物上,到感受1下開苞的感覺,當
處女膜來瞭極限的時侯,道友蕭很清脆感受來前面落空的感覺,阻力驟然減小。

  那是處女膜被破的1刻,從此方樂兒的處女身份畫上瞭1個句號。

  方樂兒即時感來下體傳到1陣陣撕心裂肺的痛楚,從腦頂向來傳來腳尖,她漂
亮的5官痛得面形扭曲,令她情不自禁很淒厲地慘啼起到。

  「鳴…呀…好痛呀!」

  處女膜已經被道友蕭的陽物徹徹底底剌穿瞭,之後道友蕭也不由自主地,嘩…
好正…爽呀!真係正鬥!」

  伸出舌尖舔吻著方樂兒的櫻唇,之後講出瞭1句很賤格的講話:「響1剎那之
前你還是1個女仔,1剎那之後妳已經不是女仔,是比我操過的雞到呀。」

  雖然她受來極來痛楚,這刻她的腦袋其實是1片空白,似乎植物人般,完都是
沒有思想,1心隻想惡夢快些結束,但當聞來這1句如此講話的時侯,即時打中瞭
她的關鍵,令她復在次痛哭起到。

  這刻陽物隻是插來瞭1半,當道友蕭明白開瞭苞之後,他立即抽出陰莖到望,
望來有些處女血流在床單上,有些就纏繞在陰莖上,令他淫笑起到。

  道友蕭興奮之餘,但肉棒固然繼承活動,隨著每1次的擺動,肉棒也1次次送
進方樂兒的體內。她的小妹妹比想像中緊窄很多,他的肉棒被她緊窄的小妹妹的肉璧緊
緊包圍。在不斷的努力下,肉棒的根部也終於都部插入小穴當中瞭,整條肉棒全消
失在方樂兒的下體,她臉上露出瞭痛苦的神情。

  「鳴…好痛呀…我求你輕力1點!…呀…」

  沒有帶避孕套的合係,直接和她打真軍,陽物真接磨擦裡頭的肉紋,真接感受
這種濟壓的貼身的絕妙感覺,陽物的地方還感受來已經撞擊來少女的子宮口瞭。如
果是太心急的話,就算常常和靚妹上床經驗的姑爺仔也保持不久,更何況是道友蕭
呢?

  道友蕭固然不想這幺快射精,所以他鋪開瞭緩慢而有力的抽插動作,他每1下
抽出,他全會把陰莖部份拔出,隻餘陽物在內;每1下插進,全會整根沒進,這樣
子的抽插方式,1到沒有這幺輕易走火,2到復能夠把整根陰莖充份享受來處女緊
窄的磨擦力。

  隻見方樂兒的胸口起伏得厲害,雙手不時握拳復放開,可以望得出到她身心裡
正在高低起伏不停。

  這時復把整條jj拔出體外,再次1下挺入,手伸來前面,玩弄著小小的雙峰
。1時復抱起狂吻著方樂兒的唇,1面的向上挺在她玉體裡縱情抽插,方樂兒口中
隻能發出「啊……啊……」的慘啼。

  當日對道友蕭到講,也有很多首先次,首先次強姦,首先次不帶套打真軍,第
1次操來1個幼齒,首先次操來處女,這幺多的首先次加起到,相信道友蕭也保持
不久。

  直至感覺來快要把持不住的時候,他即時加快瞭抽插,雖然方樂兒然沒任何性
經驗,但從1個女仔的天生直覺,也猜得出道友蕭快要洩身瞭。

  於是她很痛和很緊張哀求道友蕭,「嗚…嗚…嗚,無論如何,千萬不要射進往
裡面!因為今日真的是我驚險期,會懷孕的!」

  其實道友蕭本到沒有打算玩內射,因為怕留低證據,所以他的手已經拿著1張
紙巾,準備射精時接著精液。但當聞來她驚險期這3個字,「我操女人,全係帶著
套子操殘西,靚妹的處女復比我搶走,不是驚險期我就不射埋進往,而傢條靚妹這
樣講,就要射埋進往呀!」

  於是他立即棄掉手上的紙巾,不發1言,1次插進1次抽出,抽送的力道就更
加的強烈。

  這時候方樂兒覺得有些不對勁,她立即想推開道友蕭,但是無論如何推掉無法
推開他,這樣的動作反而激發道友蕭想制服雌性的原始野性。

  道友蕭感來高潮到臨前的1刻,他不但沒有退出到射精,反而他立即掌握著幾
秒的時間,他的手即時扣著方樂兒的下半身,鎖緊盤骨位置,順勢將肉棒插進她陰
道的最深處,陽物完都緊貼瞭她的子宮頸口上,直至陽物發出瞭猛烈酥麻感覺,陰
囊也作出收縮之勢。

  這刻道友蕭不由自主大啼1聲:「啊…我要射進往!」

  將積累已久濃列量多的精液開始射進少女的體內,射精時間保持十幾秒,簡直
似乎裡面小便1樣。道友蕭手裡抓著方樂兒纖細的腰身,不斷的擠壓出精液,他更
想用力射滿女孩的子宮,就連最後1滴也想要射入往。

  方樂兒也很清晰感覺來1股溫暖的液體流進她的腹腔內,混濁量多的精液相信
已經滲透她的子宮每1個角落。

  道友蕭不單子汙辱冰清玉潔的身體,甚至連清純的靈魂也被汙辱,當她想來這
個地部的時侯,本到腦袋空白1片的她,復在令她痛哭起到。

  道友蕭最後1滴的精液也射出瞭,肉棒也慢慢軟下到,他把肉棒抽出,道友蕭
望見自己的jj有1絲的血潰,紅白色的液體自肉洞中徐徐滲出到,他看著自己的
傑作,露出瞭下流的笑臉。

  強姦完方樂兒之後,固然是逃之夭夭,這時隻得方樂兒1個人,她還是處於半
昏謎的狀態,1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隻是呆呆地坐在房間,她指望自己可以永遙
永遙全不再醒到,不要面對那種刻骨銘心的痛楚和羞辱。

  淩辱好像已經遙往,她崩潰瞭、哭泣瞭,「天呀!為何會係我?鳴…………」

  對1個惟獨十5歲的少女到講,這樣的處女喪失的情境,真是太早瞭,也太過
於殘忍瞭。

  她原本柔順的秀髮變得淩亂不堪,白晢的肌膚上彌漫瞭汙穢的斑跡,柔嫩欲滴
的下體更是1片狼藉。方樂兒她咬著牙把校服上身扣好,很食力才幹把身上的校服
裙穿好整理,1步1步想蹣跚地走出這可怕地方。

  但是她每跨出1步,大腿根部也會傳到火辣辣的刺痛感覺,令她不得不將兩腿
去外分開,她強支著身體。

  世事去去就是就樣,她慘被強姦的起因,就是她忘記帶鎖匙,她拿著書包的時
候不少心掉在地上,雖不曉書包居然掉出瞭剛剛真的尋不來的鎖匙,這刻令方樂兒
更加心酸,於是她表情恍恍忽忽地歸傢往。

  當方樂兒歸傢的時侯,她的屋企人還未歸到,這時候她立即奔來洗手間沖身,
她不斷水沖洗自己的下體內的精液,不斷痛哭,之後她歸來自己的房間,整晚的情
緒全浮現瞭緊張、恐俱、驚恐、焦慮。有很多少女受來強奸之後,佔大多數全是不
敢往報警,也不敢告訴別人,本到她應該要往望醫生檢查身體,但她復怕醫生問長
問短,結果她不敢往。

  她不斷復不斷躲避,日子1天復1天過往,但恐懼可怕的事情終於發生,某1
天的早上起身的時侯,感來身體不適,所以她不願上學往。

  但當望見書枱的日歷時,她的面色即時變青,因為她發覺自己的月經還未來,
於是她想往藥房買驗孕棒,往來藥房的時候她復不敢問這些店員,正當她想舍棄的
時候,但復給她望來貨架上有驗孕棒,雖然她不敢買,但反而夠膽往偷,結果她成
功偷往瞭驗孕棒。

  她立即尋附近的洗手間,指望絕快明白結果如何,當進瞭洗手間之後,她即時
將剛偷歸到的驗孕棒拆盒,然後按照講明書的指引到做,她手上拿著驗孕棒的時候
,仿如拿著千斤鐵1樣很重、很重,經驗証之後,驗孕棒所顯是出到真是有瞭BB


  當她曉來結果之後,心情即時跌來谷低,不曉如何是好,她即時在廁所痛哭起
到,事情進展如此田地,她尋醫生在檢查多1次,結果醫生和她講,證明她已經有
瞭兩個月BB,她唯有做人工流產手術,絕快解決問題。

  手術過後,她的心靈造成深刻烙印,每當1個人的時侯,她不斷想著自己本到
是1個很純潔的處女,現在己給道友蕭搶往,甚至因姦成孕被逼墜胎。她不斷指責
自己很汙穢,甚至覺得自己已經成為瞭「次貨之中的次貨」,不像從前般。但假如
有夥伴在的時侯,她必然絕量做來事發前1樣活潑復愛笑,盡對沒有人猜得出這個
天大的機密。

  至從道友蕭成功強姦方樂兒之後就念念不忘,他對中女的愛好銳減下到,由這
時侯開始,道友蕭心目中姦淫洩慾的對像,全是初中與高中之間的女仔為目標,強
廹處女交合為目的。

  道友蕭察覺來1個情況,假如是處女的話,原先不是1定年紀越細,就是處女
的機會就越高,而他到望相貌長得越索,原先是處女的機會就越高,相貌長得普普
通通,是處女的機會反而很低。

  道友蕭全算狼死,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以征服為目標,已經成功強姦瞭十幾
2十個聖保綠女校女仔,受害人的年齡全十4歲至十6歲,樣貌氣質清1色全是夠
乖夠純夠索,而性格上是真正有愛心和考順的女仔,加上這間學校是以成績良好而
聽名的。

  可能強姦方樂兒的時候沒有帶避孕套覺得過癮,道友蕭強姦每1個女仔的時候
,全是不除征服不避孕打真軍兼內射,以足滿社會底下垃圾制服良傢婦女的變態報
又心理。

  這班女仔除瞭被道友蕭搶往童貞之外,最慘就這班女仔有很多全是和方樂兒1
樣因姦成孕。雖如此這班女仔為瞭忘記那不堪的事而不敢講出到,做成道友蕭越姦
越過癮,做成他犯案越到越頻密,甚至沒有人性來連這些十34歲的女仔全不放過
,來現時為止道友蕭仍舊逍遠法外。

  大部份人認為這些死道友最兇猛是吊癮前的1刻,當吸毒解癮之後他們就會天
下太平,假如是這樣想的話就大錯特錯瞭。

  其實他們最兇險的時候是吸毒上電後的外形,盡大部份全會像道友蕭1樣,來
處追尋目標守獵,道理很簡樸,怎會有1個女人會情願同1個死道友1齊,他們將
所有錢全入貢白粉,復怎會有餘外錢尋個女人,復或者啼雞發洩性慾,就算有全是
殘花敗柳的貨式。

  由於他們長期沒有正常途徑宣洩自己的性慾,久言久之就像道友蕭1樣,來處
尋目標守獵。

  不過這些死道友最鍾意全係以十零歲的女仔為首選目標,因為貪她們輕易落手
,抵抗能力低,事後不敢報警,復夠曬新奇嫩口。

  「X,姦件中女復係花這幺多功夫,還掂全係花咁多功夫,點解不操靚妹,靚
妹個西洞復夠窄,好多時重給我操來處女」

  如此人渣想法,就惟獨這些死道友才會想得來,其實類似這些新聽,好時侯全
會浮現報紙上。

  這些死道友根本是無人性,強姦對於他們到講,就像普遍男人往啼雞發洩1樣
是完都沒有分別,他們完都不會理睬別人死活,隻求自己過癮,根據官方統計,香
港有這幺強姦案,當中有5成全是死道友的所作所為。

  前幾天,方樂兒為瞭學校的功課,所以她約瞭8至9個跟班的跟學,來瞭灣仔
做資料搜集,她們做搜集資料的時候也顯得非常落力,驟然間在街上碰到道友蕭。

  方樂兒和她的跟學浮現瞭很古怪的表情,方樂兒和期中兩個跟學紅著眼哭起上
到,當中有3個跟學默不出聲,其餘兩個跟學就莫聽神奇,但是道友蕭沒有歸避,
隻是看著那班少女淫笑。

  她們立即低頭速速離往,當離開至地之後,她們也沒有商量這件事,繼承做她
們的資料搜集。

  為何她們會浮現如止反應,同她1起哭的兩個少女,命運和方樂兒1樣,全是
曾經穿著征服,給道友蕭用野獸般的方式強姦瞭,之後墜胎瞭事。默不出聲的3個
少女也是1樣,也是給道友蕭蹂躪,被道友蕭搶往瞭自己還未成熟的處女,並註進
大量的精液,不過比起她們好彩沒有因姦成孕。

 ──完──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