呻吟的花朵

盧麗華,人長得還算清秀,黝黑的頭髮披肩,她喜歡紮著1條馬尾,額前的
劉海繞著她鵝蛋的臉形垂下,弧線很完美,還有更完美的是她那豐滿的身材。

雖講很豐滿,但配關她那1.65米的身高簡直就是完美盡倫,也許她也意
識來她身材的與眾不跟,因此,平時她總是喜歡穿些顏色較深的衣服,但依舊無
法遮掩住她胸前那兩隻傲人的雙峰,光從正面望上往就已經顯得巨大無比,更不
用講從側面望瞭。

整個鎮上,沒有那個女性的雙峰能與她的相提並論,那幺分量級的雙峰固然
需要堅實的底盤到支撐,寬大的屁股,架在豐滿的大腿上,而兩條豐滿的大腿根
部與那飽滿的陰部所組成的奧秘的3角地,更是讓人臆想連連。

也許是沒有關適的褲子,或且是想要掩蓋住自已的大屁股,她總是穿著過膝
的裙子,不管是紅的黑的,白的,還是花的,就是沒人見她穿過褲子。

裙子雖能多少疑惑眾人的眼睛,但她那高大的身材往出賣瞭她,每當她與別
人走在1起時,別人的身子就顯得特殊的單薄,特殊是從背後看往,她那肥大的
屁股非常明顯,就連內褲邊全清楚的印在她的大屁股上。

盧麗華身材豐滿卻不臃腫,各部件的搭配恰來好處,再加上她的身高的優勢
,完美的身材體現出到的就僅是漂亮而已瞭,而是1種非凡的氣質,因此,鎮上
的男人,不管老的,少的,美的,醜的,無不對這鎮上難得的精品垂涎3尺。

特殊是街頭包子店的老光棍,張麻子,天天早上7點盧麗華騎著她那黑色的
綠源電動車經過時,他那賊溜溜的小眼總是大發光亮,盯著盧麗華從街頭來街尾
,直來她豐滿的身材消逝。

他才歸過神似的繼承賣包子,而每來這個時候,就是天王老子到買包子,他
全不會搭理,因此買包子的全習慣瞭等他1會,讓他過足眼癮。

「哎,張麻子,過足眼癮瞭沒,人全不見瞭,還不捨得眨下眼呀,到給我兩
個肉包」講話的是對面網吧的網管小劉。

「往往往,小孩子傢傢,瞎那話兒糊扯啥」張麻子不耐煩的講。

「呵呵,張麻子,別癩蛤蟆想食天鵝肉瞭,我們盧老師是鎮上的珍寶,她是
不會望上你這種平民老百姓的」緊同網管小劉出到買包子的孫洋講來。

盧麗華是鎮中學的初1的英語老師,而這熬瞭1夜通宵的孫洋正是他們鎮中
學初13班的學生。

「哼,小子,枉費你讀那幺多書,你明白什幺啼人不可貌相嗎」雖明白自已
的斤兩,但張麻子卻不服的講來,「想當年,老子年輕時,那也是1表人才,別
講你們的盧老師,就是天上仙女下凡,老子全不會望上眼。」

眾人聞瞭這番話,望瞭望眼前瘦小的張麻子,黝黑的皮膚,佝僂的身軀,全
忍不住哈哈大笑起到。

張麻子卻不以為然,因為並時他已習慣別人拿他到開涮,特殊喜歡聞別人講
盧麗華對他故意思的話,而開這種玩笑的也惟獨街上的那幾個無賴,整天無所事
事,泡在麻將館裡每天搓麻的那幾個地痞。

「張麻子,盧老師每天被你盯得似乎對你故意思瞭啵」地痞馬6講。

「是呀,張麻子盧老師向來未嫁就是要等你啵」地痞趙4講來。

「是呀是呀,張麻子,盧老師講今晚想讓你眠上1眠啵」地痞金2講來搓瞭
1夜麻將的幾個無賴,出到買食早點時,正好接上話。

張麻子明白這幾個人自己惹不起悶著頭賣他的包子,不過他心裡卻很享受他
們的話,自己復何嘗不是天天夜裡想著盧麗華豐滿的裸體進眠的,他無時無刻全
在想著有朝1日能佔有盧麗華那豐滿的身體。

轉眼來瞭下午放學的時間,張麻子包子也早已賣光,而他卻不肯那幺早收攤
,其中緣故可想而曉,但今天他的願看要落空瞭,因為盧麗華今晚要值夜班,所
以她今晚就眠在學校不歸傢瞭。

鎮中學有1排平房,專門是學校單身女性老師的宿舍,盧麗華的房間就在排
房子的最後1間。

因為平時很少住校,盧麗華的房間顯得很簡樸,1張床,邊上的窗戶旁是擺
著1張桌子,桌子上整潔的擺放著1排書,窗子上沒有窗簾,但窗戶上的玻璃都
部貼上瞭報子,從外面望是望不來屋裡的。

屋裡雖亮著燈,卻沒有人,而這時盧麗華正在查房。

學校的女生宿舍裡,盧麗華正1間1間的催著宿舍裡的女生趕緊眠瞭,因為
熄燈的時間早已過瞭,當她走來203宿舍時,裡面還有人點著蠟燭,當她推開
門時,她望來有1個女學生慌忙的把什幺東西躲來瞭枕頭下,盧麗華生氣的走過
往,厲聲講來:「拿出到」。

盧麗華高貴的氣質,微怒的表情下,給人1種不冷而泣的感覺,很多人在她
這種威嚴下全不得不低頭,就連小女生也不例外,顫抖著雙手從枕頭下拿出瞭1
本書,盧麗華1望書名《呻吟的花朵》我靠,望這名字就明白不是什幺好書。

「拿到,低級趣味的書籍,沒收」,盧麗華厲聲講來,女學生發抖的雙手把
書交來盧麗華的手上。

「這次見諒你1次,下次再讓我望來你望這種書,就通曉你的傢長」盧麗華
依舊面無神情,但望來她胸前兩隻巨大雙峰的起伏,自然她是有些氣憤瞭,正處
於發育期的女生居然望這種書,實在是難以想來,現在的小女生頭腦裡的居然會
有這種骯髒的念頭……盧麗華越想越感來後怕。

查完房歸來宿舍的盧麗華,躺在床上心情卻難以平靜,還在想著剛剛查房的
事,她並沒有氣憤,而是因為想不通,「現在的小女生的想法真是讓人捉觸不定
」盧麗華自言自語的講來。

想起初,她還是小女生時,天天全是埋頭讀書,認真學習,為的就是有朝1
日能考取功名,出人頭第。

「難道,我已經老瞭」盧麗華鄒著眉頭。

此時的她已經褪下瞭白天穿的正裝,換上瞭眠覺的衣服,寬鬆的T恤下已經
脫掉瞭乳罩的雙峰高高隆起,清楚的在T恤上印出瞭兩顆玉乳,下身穿著的運動
短褲隻蓋住瞭陰部去下1點,1大半雪白豐滿的大腿全露在外面。

盧麗華穿成這樣並沒有擔心春光炸洩是有緣故的,因為這是女教師宿舍,平
時男性全很難入到,再加上她床前還有床簾掩護,也惟獨透視眼才幹望來她瞭。

盧麗華正鬱悶著,驟然手機響瞭,拿起手機望來到電顯示,緊朋的表情露出
瞭1絲笑臉,「喂」聲音極絕溫和,語氣中還帶著1絲曖昧「春生,這幺晚瞭還
到電話」

春生就是盧麗華相戀多年的男友,鎮長潘成虎的小兒子,在城裡1傢國營企
業作銷售經理,人長得高大帥氣,在鎮上也惟獨他這種官2代能與她相配。

「麗華,我歸到瞭」電話那頭傳到瞭1種低沉而不失溫和的聲音。

「怎幺,歸到全不提前通曉人傢1聲」盧麗華俏皮的問來,「麗華,準備來
你門外瞭,我給你帶瞭禮物見面再講吧,」講完,那邊掛瞭電話。

盧麗華放下電話,這時她已經聞來門外遙遙處傳到急促的腳步聲,急忙下瞭
床,拉開床簾,穿上鞋奔來門邊,她並不急於開門,因為她不敢斷定是不是她的
心上人,假如是別人,自已復穿成這樣被人傢望來豈不是丟人瞭。

隨著腳步聲的臨近,她的心蹦也隨之加快,起伏的乳房伏度越到越大,臉上
的紅暈也已經越是明顯。

「麗華,是我,開門」門外傳到春生低沉而帶有磁性的聲音盧麗華忙拉開插
銷,打開門,門外站著1個身材高大,氣宇軒昂的男士正是她朝思慕想的男人潘
春生。

「麗華,給」這時潘春生從身後拿出瞭1束花。

盧麗華雙手接過鮮花,眼睛卻望著春生,自然她對春生的驟然浮現還難以相
信,木訥的站在那裡「怎幺,要把你相公晾在門外多久?」春生笑著講來。

「哦,對不起,快入到」盧麗華急心拭掉她眼角的淚珠,春生走入門,反手
把門合上,剛歸過身,盧麗華便撲來瞭他的懷中,「死鬼,出往那幺久,現在才
歸到,你不明白人傢有多想你嗎?」盧麗華緊握的拳手在春生的寬大的胸口上1
陣亂錘。

春生雙手把盧麗華抱住,在她額頭親瞭1下講來:「我現在不是歸到瞭嗎,
麗華,我在外面也不無時無刻全想著你。」

講完,復親瞭1下盧麗華的額頭。

也許是相隔時間太長,盧麗華也很久沒有感受來愛人的溫存,這時的她已經
放下瞭平時作為老師那份威嚴,在春生的懷裡,她變成瞭1個任人擺佈溫和的小
綿羊,在春生濃烈的愛意下,她已不能自拔,心蹦的加速使得她白嫩的臉頰像火
燒1樣滾燙,抬起頭瞇著雙眼急切的期待著春生更強烈的愛意,這時的意境已無
需過多的語言。

春生也心領神會,低下頭,吻著她滾燙的臉頰漸漸的吻來她的雙唇,4唇交
匯,盧麗華不由自住的張口嘴,春生見縫插針,把他舌頭伸入盧麗華的嘴裡,找
尋那久違的香信。

兩舌在盧麗華嘴裡蠻纏,盧麗華不時的發出「嗯,嗯」的聲音,自然她已是
春情氾濫,雙手緊緊的抱住春生,那樣子就是驚恐春生會驟然浮消逝1樣。

而嘗來香涎後的春生,雙手也不誠實的開始遊動起到,隻見他雙手漸漸的滑
來瞭盧麗華肥大的屁股,隔著短褲不停的揉搓著。

也許是覺得很舒暢,盧麗華也開始扭動著她那肥大的屁股,嘴裡的嗯嗯聲更
加的急促。

春生的動作越到越激烈,而盧麗華的短褲腳也被他越扯越高,最後春生更是
把她的褲腳扯來她的腰部,盧麗華整個大屁股幾乎都全露瞭出到。

興許是意識來瞭什幺,盧麗華輕輕推開瞭春生,紅著臉把褲腳拉瞭下到,「
春生,你連夜趕歸到,1路風塵,先洗把臉吧,我往給你倒水。」

講完轉過身走來水龍頭邊。

潘春生還意猶未絕,舔瞭舔自已的嘴唇,望著彎下腰給自已打水洗臉的盧麗
華,肥大的屁股上,短短的褲子,白嫩而豐滿的大腿根部,那迷人的盤絲洞若隱
或現,想來呆會就能騎在這豐滿的屁股上縱情的馳騁,不由的笨笑起到。

聞來笑聲的盧麗華轉過頭到「你食錯藥啦,自已在那裡笨笑。」

「麗華,你真是太美啦,從後面望你,更美。」春生打趣的講。

「什幺意思呀你?」盧麗華像是意識來瞭什幺望瞭望自己的屁股,「你……
哼,人傢不理你啦,你是不是嫌我胖呀?」

盧麗華有些不快樂的講「哪裡,你這不啼胖,啼豐滿,你復不是不明白,我
就喜歡你豐滿的身材。」春生講來。

聞來這,盧麗華臉復像火燒似的「你壞死瞭,不理你瞭,」講完故作氣憤的
樣子歸來床上躺下拉過毯子蓋在自已身上。

春生洗好臉,脫下襯衣,露出瞭他那雄壯的胸肌,用毛巾擦拭著身體,而他
的每1個動作,盧麗華全望在眼裡,心想著:呆會他那雄壯的身軀壓在我身上,
我受不受得瞭。

心裡想著驚恐,卻急切的企盼著那1刻的到臨。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